<progress id="nffn5"></progress>

      <ruby id="nffn5"></ruby>

      <big id="nffn5"><th id="nffn5"><thead id="nffn5"></thead></th></big>
      <big id="nffn5"></big>
      <em id="nffn5"></em>

            南陽銀通節能建材高新技術開發有限公司電話

            行業資訊

            當前位置:保溫材料 > 行業資訊 > 國家政策 >

            外墻保溫致高樓大火頻發 專家稱關鍵在規范施工

            • 2011-02-14
            • 南陽銀通官網
            • 網絡部
            • 上一篇
            • 當前文章
            • 下一篇

                    2月3日,兔年鐘聲剛剛敲響,地處沈陽繁華地段的皇朝萬鑫酒店一場熊熊大火起燃。盡管當日9時,大火被成功撲滅,未造成人員傷亡,但這場大火又再次觸痛人們剛剛平息的神經;厮輸翟虑,上海靜安區膠州路高層民宅大火奪去58條鮮活生命的慘狀還歷歷在目,2009年元宵節在建央視新址配樓發生的特大火情至今仍未洗去陰霾。

              梳理上述三場大火的禍因,外墻體材料被引燃成為最直接因素。上海“11?15”大火發生后,公安部消防局副局長朱力平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指出,“聚氨酯泡沫等易燃裝修材料已經成為當前火災亡人的罪魁禍首”。

              選用不耐火的建筑保溫材質是否為國際通行作法?外墻保溫為何不能選用阻燃材料?中國建筑材料科學研究總院房建材料室主任李清海告訴人民網記者,國外大量使用的建筑保溫材料與我國相差無幾,防范火災的要領在于施工管理比較規范。他透露,類似奧運火炬中的阻燃、保溫材料因成本高等原因尚無法量產,何時才能“保護”高樓大廈并無確切時間表。

              墻保溫材質相差無幾 為墻“穿棉衣”施工管理更規范

              李清海向記者介紹,目前市場上的外墻體保溫材料都是有機材質,優點是保溫性能好、價格便宜,缺點是不耐火;之下,無機材質阻燃性強,但保溫效果與有機材質無法相提并論,特別在我國北方地區,無機材質使用在建筑墻體上將無法實現節能減排的目的。

              李清海所在研究院曾為登上珠峰的北京奧運火炬設計過特種保溫材料,既能維持火苗溫度又具備絕佳的防火性,但由于成本太高,無法應用于“量大面廣”的建筑施工中。李清海表示,這種理想狀態下的建筑材料目前仍處在實驗階段,至于家家戶戶何時才能用上安全又高效的外墻體保溫材料,李清海表示“并沒有確切時間表”。

              李清海把為建筑上保溫材料比喻為“穿棉衣”。他提醒說,很多案例都表明“穿棉衣”時著火比例比較高,當施工完畢,“棉衣”已經穿好之后,保溫材料本身著火引發火災的幾率并不高。他認為,這與國內很多工地施工操作不規范相關。

              “國外大量使用的建筑保溫材料與我國相差無幾,區別就在于發達國家施工管理比較到位,”李清海說,“反觀國內,工地管理較為落后,交叉作業安全規范模糊,因而在施工過程中著火的比例就比較高。”去年上海“11?15”大火就因施工中的無證電焊工違規操作引燃暴露在外的易燃材料所致。李清海告訴記者,在貼聚苯板做保溫的同時絕對不允許出現電焊操作,很多火災的發生都因電焊工在工地與防水、保溫材料同時作業。

              “目前一些地方開始防范違規施工所造成的火情隱患,如要求保溫材料進場以后要有防火覆蓋,且材料不能超過三天使用量等等。”李清海還透露,專業研究者正通過多種途徑逐步改變保溫材質的易燃性,如改善材料性能,為聚苯板增加阻燃劑;在工程施工方面,用無機材料做一個隔離帶,防止上下樓躥火,“不同的技術方案都在推進”。

              高層建筑火災防控是世界難題 滅火需內外水源兼具

              公安部消防局局長陳偉明2009年4月做客人民網時曾指出,高層建筑火災防控是世界性的難題,每個大城市搞地標性建筑,動輒幾百米,給消防安全確實帶來新的挑戰,僅僅依靠外部的舉高車滅火是不行的。

              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擁有的世界一流舉高車也只能達到90米,這與央視配樓159米等高層建筑顯然有差距,單純依靠外力滅火難以企及,這便有賴高樓內部消防自救設備的完善、到位。

              “高樓的建設標準要比一般建筑高得多,它的自動報警、自動噴淋設備標準要很高,一旦發生了蔓延的火情,應主要依靠內部的水源,如達到一定溫度可以實現自動噴淋,這在世界范圍看都是非常奏效的。”陳偉明表示,保證大樓內部消防正常的壓力和供水也至關重要,一旦消防隊員沖進去,可以利用內部的水源來控制火災,“內部沒水,就只能望火興嘆”。

              除了內部水源,高層建筑還應配有設置避難層(室)、防煙樓梯、消防電梯、火災應急照明和室內、外消火栓給水系統等消防設施。朱力平指出,上海大火事發大樓居民家庭可燃物多,燃氣管道緊急關閥后還有不少存量,導致火災迅速進入猛烈燃燒狀態;起火建筑的東、南兩側都沒有消防登高面,消防云梯車、舉高車無法靠近作戰。

              “提高公眾消防與逃生避險意識也是減少火災傷亡的重要因素。”陳偉明介紹,日本這方面做得非常好,日本游客到外地住店,先看逃生通道,看房間里提示的位置,一旦發生火災就知道如何逃生。反觀我國,2008年上海商學院發生火災后,宿舍里的四名大學生跳樓身亡,如果事先了解并熟習逃生通道,完全可以避免慘劇發生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